陈忠村:我是雨中赤脚奔跑敲钟的孩子



商悦传媒   2019-05-13 09:37

导读: 我知道我肯定还没有成为一个合格的学生,但我是一个愿意学习的学生,在学习中,我知道了大地是最低的高处,...

  “我知道我肯定还没有成为一个合格的学生,但我是一个愿意学习的学生,在学习中,我知道了大地是最低的高处,它比小草还低两寸,却拥有着养活整个人类的智慧和能力。”这是陈忠村在博士后时出站报告致谢中的一句话。在导师许江教授和司徒立教授的指导下,经过4年的研究,陈忠村完成了18万多字的博士后出站论文《具象表现绘画与中国艺术精神研究》,并于2019年4月29日参加中国美术学院博士后出站答辩会,合格出站。

  70后艺术家陈忠村,原名陈忠强,首先以写诗出名,他将写诗与绘画分别比喻为静脉和动脉,执著地进行艺术创作。如今的陈忠村,是同济大学美学专业博士、中国美术学院美术学博士后、一级美术师、中国美协会员和中国作协会员等。时任安徽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兼理论委员会秘书长和上海工程技术大学艺术设计学院当代艺术研究所所长、硕士研究生导师的他,写诗、画画、教学、科研,实现了从一个初中辍学生到中国美院博士后的华丽蜕变。

  陈忠村,出生在安徽萧县孙庄,在没有接受专业训练前,初中辍学的他做过搬运工、泥瓦匠、冷镦机手,由于爱好艺术,遂回归学校学习美术,中专毕业后,一边努力工作,一边坚持写诗和绘画,一边创造学习的机会。陈忠村曾提出“不能成为生活中的强者,就做一个合格的农民”。2000年自费出版第一部诗集《红信封》,承诺:“艺术(诗歌)养活不了我的血液时,我愿用我的血液养活艺术(诗歌)”。

  陈忠村是20世纪中国“70后诗群”重要诗人之一,中国“打工诗歌”代表诗人及精心维护者之一,被誉为“诗歌圣徒”称号。著名诗人洛夫对陈忠村有这样的评价:“忠村的诗可以用来洗滁世人喧嚣疲惫的心灵,给予灵魂更美的空间生活。忠村对诗的热爱、执著已达到痴迷的程度,真不愧为诗的圣徒。”

  冬天。母亲总在剥她收获的玉米/风站在门外雪默契地望着/母亲讲玉米粒上有火/低矮的房间里暖暖的

  我听着玉米的声音成长/二十年后再迈进孙庄褪色的家门/满仓的玉米金黄金黄的/母亲的脚步却在穿梭中慢了

  陈忠村的这首诗歌《母亲的冬天》入选《大学语文》高校教材,同样入选《大学语文》的还有他的另外两首诗《穿行在上海的外乡人》《高粱种子》。他的诗歌继承了中国现代诗歌“流域性”的特征,“从故乡出来在城市生活,但是心里又怀念故乡。”

  诗人、作家、评论家谢幕说:“陈忠村的诗给人更深的是亲和力。他扎扎实实地创造一种情景交融、天地合一的艺术氛围,给人以美感享受,给人以启迪和教益。他用深思熟虑的卓识和深刻反省的洞见,并用他娴熟的载体来彻悟他灵魂深处的生命诠释和命题。”

  诗人陈忠村也画画,画画是他的第一专业。同济大学和中国美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孙周兴在2013年上海艺术博览会陈忠村作品展序言中提到:诗人艺术家陈忠村很好地实现了诗与画的“诗意抽象”。

  米歇尔瑟福在《抽象绘画词典》中给抽象绘画下的定义是:凡其形象切断了自然或现实世界之间的脐带,以至无法辨识、联系或思考其形象的绘画均称之。

  受现代艺术形式主义的影响,陈忠村的作品介于具象与抽象之间。在陈忠村的信念中,他的作品绝不是主观任意的表现,而是建立这种永恒地、客体地穿透了艺术家心灵的“物的存在”基础上创作,并用一种诗性的方式呈现出绘画性的作品。

  “传混达魂”是陈忠村要表达的美学观点,也是他自己对自己的诗歌和绘画的理想要求。陈忠村说:“我只传递大地/自然的神秘/声音,即传混达魂的美学观点,混生黑白,黑白生三色(红、黄、蓝),三色生百象,百象只是呈现魂的一种生其心的符号,在成千上万个不同魂的境遇中,自我解蔽后重生自我。”

  在陈忠村的艺术中,“大地”是一个绕不过去的主题,是他的创作之根,大地不仅是家园,更是我们的归宿,他想通过象、境、意构成了一幅视觉和知觉上的总和,让墨和色自由伸展和生成为“混”与“魂”。

  陈忠村的作品通常以满幅构图为主,线条是他创作的主要表现手段,这些线条犹如一张迷网铺满了整幅作品的表面。其线条结构的组合,没有中心也没有重点,而是以横线和竖线为主,加以一些斜线,形成一种几何抽象。画面上有少处留白,而留白的形象通常是具象的。色彩的运用也被他尽量简化,在密密麻麻,纵横交错的线条中,我们可以看到红、黄、蓝等色被随心所欲的点缀其中,打破了画面的沉闷感,这通常会让人联想到蒙德里安后期使用色彩的方式。

  作为一个艺术家,他相信海德格尔所言:“艺术作品绝不是对那些时时近在手边的个别存在者的再现,恰恰相反,它是对物的普遍本质的再现。”保罗克利提出要用一个新的视角来审视物体的另一个空间,以此试图证明为何艺术家经常到达那些看上去如同自然形式的任意变形的东西。陈忠村的作品往往从对自然与艺术的相似性思考出发,在创作中去掉自然繁华的表面,只留住黑白,再小心翼翼的把自然拆开,形成点、横、竖、撇、捺等,放到应有的高度上,给水墨和图案穿上合适的外衣。

  陈忠村,原名陈忠强,20世纪七十年代出生于安徽省萧县,同济大学首位美学专业博士、中国美术学院美术学博士后、一级美术师、上海工程技术大学艺术设计学院和安徽财经大学艺术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安徽省文联国画创作院画家、安徽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安徽省青年美术家协会、兼任中国美术学院艺术现象学研究所研究员、同济大学诗学研究中心副主任、京徽画院副院长,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和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陈忠村主持国家艺术基金项目和省级社科项目各1项,参与国家社科基金项目2项等,担任安徽省青联第十届委员会委员等。多次在上海、法国、美国、韩国和香港等地举办画展,出版《传混达魂陈忠村艺术作品》、《抽象气韵朱德群艺术之路》、《原色保罗克利作品研究》、《克利谈艺录及克利诗歌选》(译)及诗集《城中村》、《短夜》和《城市的暂居者》等共计12部,荣获安徽省人民政府文学奖、中国桂冠诗歌奖和法兰西共和国荣誉勋章等。参加过《诗刊》第27届“青春诗会”,三首诗歌作品入选《大学语文》教材,美术作品多次参加全国美展其中4次获奖。

  无论是诗歌或是绘画,陈忠村始终忠实于自己。上海于他是《城中村》,他于上海是《穿行在上海的外乡人》,他忠于自己的故乡孙庄,诗词里是对大地的热爱,对亲朋的挚真。他将数千个《短夜》赋予诗歌,也用诗歌慰藉无数个短夜里求索的“我们”。

  深邃的思想、诗意的线条、考究的色彩配置、神秘的象征符号、经典的积墨布白,看似没有中心和重点的画面,却带有抽丝剥茧的通透之美,达到 “传混达魂”进而“传魂达混”的境界。

  很多人惊叹于他的成长,在诗词书画上的建树和理论教学上的成熟。细观他的艺术人生之路我们会发现,他的成就来自于他对诗画的极大热爱。这份热爱让他夜以继日的坚持,让他在艺术的道路上走得更稳更远。感受着这份至诚、至性、至真,我们终能理解:一位愿意用血液来养活艺术的青年艺术家,他所拥有的艺术张力和艺术生命力,是达到了一个令人瞩目和钦佩的高度。